拾貝投資2018年度獻文 | 時運變遷

2018-01-02

【拾貝投資2018年度獻文】


歷史遠未終結,

因緣際會,

適逢趕上這邊好時光。

 

從年初的老虎吃人,有人打出老虎永垂不朽;到瘋掉的比特幣,你說比特幣就是泡沫,可能會被認為無知或者不支持科技;還有冬天里好的驚人的北京空氣......現在的一年抵上過去無數年,好的、壞的、喜歡的、不喜歡的,濃縮地呈現著,我們不知不覺中已經進入了主要矛盾不再是生產不足的年代。

不平衡不充分是世界性的,夸張的動輒槍聲陣陣,輕的也到處是對立割裂,現在的世界好好說話、有效的溝通協調已經成了奢侈品。

以前我們在村里,“報紙上說的”就是爭論的終點了;后來我們知道報紙上說的也不一定對,再后來有了網絡,信息多了,每個人都成了專家;但是我們是不是就能得出更多的正確,似乎并不是等號的關系。

早上起來,打開電腦,有一個泰國的廣告視頻《這個泰國廣告發人深?。耗切╂I盤俠不會在乎的真相》,挺有意思,題記是“不能僅僅用你所看到的畫面作為評判依據,開動你的腦子,用智慧看見沒有看見的事”,片中有個打抱不平的買菜者把老板娘砸秤的手機視頻上傳到網上,但是實際上是那個攤販的秤有問題,老板娘在主持公道,那邊網上討伐老板娘的已經罵聲一片,看官在接觸到更多信息的時候是不是就能做出更加有效地了解真相?這還真是個問題。以前媒體編輯決定我們讀到什么,編輯相當于是村長,上傳下達,把他認為對的讓我們知道,理想的村長應該有一定的知識儲備,和一定的擔當,但村長是不是稱職是個問題?,F在誰都是編輯,信息公平的同時,混亂也是孿生的。

呂氏春秋記載,孔子窮困于陳蔡之間的地方,飯菜皆無,七日未吃過米了??鬃影滋焖谀抢?,顏回討米,討到后做飯,差不多熟了,孔子望見顏回從鍋里弄飯吃。一會兒飯熟了,顏回去叫孔子過去吃飯,孔子假裝剛剛什么都沒看見,起身諷刺顏回道:“剛剛夢見先人,我自己吃干凈的飯,卻用剩飯給他們吃?!鳖伝貙υ唬骸安皇悄莻€樣子的,有煤灰掉到鍋里,丟掉了可惜,就弄(帶煤灰的米)出來吃了?!笨鬃又雷约赫`會顏回了,嘆息道:“人相信的都是眼睛看到的,但是眼睛看到的卻不可信;人依賴的是自己的心,但是心也是不可以依賴的。弟子記住,知人非常難?!?/span>

“所信者目也,而目猶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猶不足恃。弟子記之,知人固不易矣”的典故提示我們所見即所得的局限。

有效溝通,圣人尚且如此,何況你我。

現在一個普遍的情況是,生產力的發展速度快過各種生產關系的調整速度,生產關系很多時候就是一種溝通協調系統,是一個慢變量。未來可能會遇到一個挑戰,類似于人類的生產力水平已經可以解決“曲率驅動”的宇宙飛船的制造,但是人類的溝通協調水平依然無法有效解決公平問題,最后是由公眾意愿下的程心們而不是維德們把人類帶入窘境。相對生產力的快速發展,溝通協調系統的創新可能是一個更加宏大而困難的議題,希望能夠在自由的混亂和三體中的面壁者之間有一個很好的折中。

現代生產力的發展是以分工為前提的,分工、協作和交易是現代文明的基礎,好處不必多說,不過社會分工的基礎,有點類似背靠背,如果社會一旦開始不再相互信任,那就完了。分工以后每個人掌握的知識都是局部的,都依賴于對方的知識,分工進一步的推進,專有知識會越來越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中,局外人不要說認知,評估的能力都沒有了,那么互相的溝通就會成為問題,但是有些時候還是必須要溝通并決定,類似要不要造曲率驅動的飛船,即便溝通的問題可能還是普通大是大非的問題,但是論據已經是非常專業了,當年希臘的公民大會,大家都要參與,那時的證據相對大家還算通俗易懂,按照常識判斷更多,即便如此,他們還是把蘇格拉底干掉了。

溝通協調還有一種常見的解決方式是用類比、故事等來替代,這會導致一些會講故事的人、能夠溝通的人的價值體現出來,但是任何故事和比喻都是有偏差的,大多數聲音大的發言者都是某一方面的專家,但并不是另外一方面的專家,不過由于光環效應,他們也會大聲發言,并獲得粉絲的認同,比如很多大V可能會以為自己也懂存儲知識,但實際上在很多議題上可能他和我們一樣其實不懂。

作為投資者,我們會嘗試用一個投資者的知識體系來解釋類比我們世界的很多事情。很顯然,用自己相對熟悉的知識去理解自己知之甚少的東西,做好出錯的準備是必須的,但是我們很多時候并不是這么準備的;譬喻是認知很有用的一種方便,但任何類比譬喻方便都是蹩腳的。從投資者的角度,企業價值評估、宗教和游戲看似毫無相關的三個事情,其實有很多相通的地方;在企業價值評估中,可以分為現有業務價值和未來業務價值,前者相對容易評估,后者變量較多假設較多,并因人而異,差異很大,在市場交易的過程中其實很多時候就是各個交易者基于自己的假設在交易未來業務價值的不確定性;多數宗教引入來世的概念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創造,按照貼現的觀點,來世價值足夠大,貼現回來還是一個很大的值,所以對現世的行為有足夠的約束力,主要宗教都產生在人類相對困頓的時候,由于設計出存在巨大的未來,可以大幅緩解現實的苦難,并且可以感召、約束人們為未來潛在的美好來世做出不懈的功德。馬丁路德的新教直接把現世的創造財富和榮耀上帝掛鉤就更加厲害了,相當于現有業務好,來世也會很好,這些都有非常積極的意義;并且宗教都引入了地獄的概念,相當于資本主義有破產制度類似的懲戒機制?;浇虄炔繜o意中蔭護了古希臘思辨科學的傳統,在文藝復興時期重現光明,為西方世界的發展也是無心插柳的一個成果,和企業價值評估中的意外驚喜也很類似。盡管佛教基本上是一種非神論的宗教,和現代的思想更加契合,每個人可以通過自己的修行達到彼岸,他沒有太多征服者的想法,更多是向內的修為;但從現代傳播學的角度,這種設定并不利于推廣,在企業界,更加有效的推廣方式是類傳銷,如果一種產品很好,但是消費者之間難以形成利益、話題紐帶,反而對推廣是不利的,酒好也怕巷子深是大量存在的,類比公司運營,佛教的小眾也預定的?,F在再拿游戲娛樂和宗教類比,沉潛式的體驗、消耗時間、自我釋放、虛擬世界給人以穩定的力量,這些都是很相像的,有很大的替代性。

任何類比都是蹩腳的,但這就是大家重要的認知模式,甚至可能是主要的模式,謬誤就在所難免了,分工體系下公眾話題的討論的困難更在于此。股票市場就是通過不斷交易來實現的,不斷證偽證實,不斷根據新信息修正概率來實現接近真實,這就是市場用自己的謙虛來實現了對現實的認知,這可能就是市場最偉大最神奇的地方吧。

分工的另外一個缺陷是,分工可以增進總福利,但是他不負責解決分配?;诒容^優勢分工的國際貿易理論可以推導出總福利的增加,但是解決不了分配的問題,鐵銹地區的產業工人和華爾街的人對自由貿易的看法不同甚至相反都是必然的,如果他們之間沒有共享機制,那么社會就是分裂的。

因此扶貧制度對于分工體系是一個重要的補丁,是溝通協調系統中重要的一環。最近有很多企業家開始高調扶貧,不管高調低調,面包師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給大眾提供好的面包的,只要他們認為過于不平衡的社會會沖擊他們創富的社會條件,他們愿意為此付出努力,即便努力的動機還是自利,那也是一種比較高尚的自利。純粹的高尚是很珍貴罕見的,大多背后都裹挾著利益的訴求。我們的省際扶貧,還有53000萬套的棚改(受惠人口可能近億),都是命運共同體一個重要粘接劑,不知道紐約人加州人有沒有救助鐵銹地區人民的機制,倫敦人有沒有救助曼徹斯特人的機制。

現在的生產組織模式的另外一個弊端是容易開啟喂養模式,以前我們看報紙,看電視,編輯導演負責把一下關,負責我們看什么,對比我們可以自己尋找信息,我們的自由意志似乎起作用了。以前街坊鄰里家長里短,到后來的城市化下公寓樓里的少往來,再到互聯網世界里按照某一共同愛好聚集在一起的“部落”,我們越來越按照不同的標簽劃分在不同的“群”。很快我們的自由意志在信息的海洋中就疲倦了,機器也似乎知道了我們喜歡看啥,然后就自動給我們推送,我們每天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看起來信息很多,但實際上我們主動把自己或者被動地困在信息孤島上,不斷同義反復,不管你喜歡看美女帥哥,股票小道消息、還是國家大事、還是心靈雞湯、或者祖傳秘方,或者揭露黑幕還是腦袋急轉彎,都是你最喜歡的,但是你就很容易在你熟悉的地方呆著,在一個地方待久了,你以為這就是世界的中心。其實你是被喂養了,是一種娛樂至死,自由意志在自由中自愿放棄了。有點被動的自我中心化也增加了溝通協調的成本。

如果在未來的智能時代,1%的人工作就可以讓全人類過上幸福生活,主要矛盾完全不再是生產的不足,那么在這轉換過程中,為提高效率而設計的社會分工體系的相對優越性可能就會急劇下降,中間溝通協調的摩擦成本可能超乎想象,為效率而生的制度一直會受到不平衡的掣肘,體現為不同群體之間的對立分裂,現實似乎正在上演。

現在產生信息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你都很難想起今年從頭到尾都發生了什么,同時也因為信息產生太快,每年都有很多重要事件發生,看起來每一年都很不平凡。2017年也是這樣,作為一個投資者,對以下變化感觸頗深:

16年以來股票市場波動顯著下降,大約只有600多家公司上漲,大多數公司下跌,在整體市場非常平穩下面,波濤洶涌,中證100上漲三成,中證1000下跌17%左右;中國經濟繼續保持良好的勢頭,對全球經濟的增長貢獻在三分之一左右,全球重新關注中國模式;全球經濟也出現集體性的復蘇,日經指數創出92年以來的新高,美國主要指數上漲都在2成以上,已經高出07年高點70%左右;德國指數大約也已經超越07年頂峰60%以上,法國大約只剩下07年頂峰位置的90%左右,英國比07年頂峰上漲了15%左右,西班牙只剩下當時的6成,希臘只剩下當時的15%左右。

經濟和資本市場上發生的諸多事情,沖擊了很多傳統的經濟觀、市場觀,很多東西正在重寫。08年以來的全球經濟已經停滯的觀點顯然已經有點對不上;10年的角度,經濟體之間的贏家輸家似乎也已經很清楚;從中美市場內部看強者恒強,剩者為王的跡象極其強烈,少數大公司的大幅上漲貢獻了指數上漲的大部分。和以前的復蘇不太一樣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經濟的好轉,不平衡是在擴大。

10年的時間在經濟發展史上顯然不算長,但是經濟體之間巨大的差異也是不可忽視的,站在更長的視野下看,美國是過去200年發展最好的一個經濟體,中國是過去30多年發展最快的經濟體,但是兩個經濟體的很多制度其實相差很大。同時也有很多國家是采取了更加類似美國的經濟制度,但是效果差異不小,是什么決定了經濟的長期增長?

以前很長一段時間大家傾向于認同只有一種模式可以走通,但是現在在現實面前很多人也在探索是否真的只有一條路。對于中國路線的質疑從來都不缺,但是似乎現在為止都是錯的,但是大家常會說只是延后了,變成了一個不可證偽的假說。

好比登山,你可以從南坡登頂,別人可以從北坡登頂,南坡的人說北坡的人傻或者反過來可能都不一定對,有人耐力好可以從緩坡慢慢上去,有人爆發力好可以設計另外一條道路,最后能不能登頂,除了基本素質,更多的可能是意愿。需要承認不同國家的人對于發展經濟愿意付出的努力的意愿是有很大差異的;感覺中國和美國的制度設計有一點是類似的,認同社會要努力保證大家有追求幸福的權利,歐洲已經達到更高層次,認同社會要保證大家有享有幸福的權利;而很多地方對于追求世俗的成功的努力并不怎么上心。微觀上同樣是很好學校畢業的同學,素質都差不多,多年以后的差別大概主要可以歸因于自我驅動的意愿不同。

對于中國經濟的前景,質疑是很容易的,因為我們用了半個多世紀把西方世界三百多年從蒸汽機到智能時代的路跑了七七八八,我們是跑,他們是走過來,用走的姿勢來看我們的跑,我們的跑姿確實是可能不太優美。其實我們的路大致上還是可以用一般的原理解釋。首先是全球化的紅利,直接讓我們作為后發者掉到了知識的海洋里,掉到巨大的市場中,其次是我們自己有資本又很努力。全球化的紅利對很多國家都是一樣的有利條件,但是利用得更好,這就是我們自己的造化了。用一個種地的樸素的比喻可以大致說清楚中國的奇跡,一塊地的產出通常和人力投入、資本投入和科技投入有關系,兩個人種通常產出就應該比一個人種產出要高一點,有資本的投入比如用拖拉機就比用鋤頭產出會高一點,有科研投入比如用了轉基因種子,產出也會高一點,再加上基本上產出再多國際市場都消納了,其實中國的奇跡大概也是如此,中國先是有人,巨大的人口紅利不用多說了,差異在于對于未來人口紅利的判斷,很多人說人口紅利結束了,這個表達并不準確的,其實是人口紅利的峰值過去了,接下來會非常緩慢的降低。根據彭文生的研究,現在25-64歲之間的生產人口比消費人口是1.36,到2030年還有1.2,還是人口紅利的狀態,只是紅利在慢慢降低。但在這個過程中,人口的素質提高了很多,1996年,大專以上人口只有2%,2010年有9%,現在就更多了,我們現在的人口紅利正在由農民工紅利向工程師紅利轉變,每年700-800萬的大學生畢業是我們巨大的資本,現在大量公司的中堅力量只有30歲出頭,而他們的國際同行很多已經鬢角發白。

其次是資本的投入。投資需要資本,資本要么來自儲蓄要么來自借貸,中國的高儲蓄是解釋中國經濟最重要的一點,打個比方,一桌人在打牌,如果有人錢很長,可以不斷重新回到牌桌上,理論上牌桌上的錢會歸集到那個持續留在桌邊的人,這就是高儲蓄的好處。中國儲蓄占全球將近一半,儲蓄率現在還有40-50%,這意味著,生產1元錢,可以拿四五毛錢去投資去冒險。美國的儲蓄率不超過10%,高投資一定要依賴外部資本的輸入。首先是要不要搞投資的問題,先打一個微觀的比方,長期來看,買一些固收類產品的收益一定是大幅低于權益類產品的收益的。對于一個國家也是一樣,你把錢借給別國去投資高科技、創業,長期來看遠遠不如自己大搞投資,因此高投資不但是對的而且是必須的;第二是投資主體的問題,在國企和民企之間糾結,毫無疑問民營企業在很多領域的高效是已經證明了的,不過從世界其他國家最近不斷因為公平問題出狀況來看,我們可能低估了國有企業的綜合效益,我們只看到了他們的經濟效益,沒有看到他們在維持社會公平和穩定上的貢獻。按照張五常的解釋縣長之間的互相競爭是解釋中國經濟高增長的一個很好的角度;其實企業家之間的市場競爭機制是通過利潤指標來實現,而市長縣長之間相互競爭GDP就如同另外一波企業家競爭收入一樣,收入和利潤的重疊度并不低。

另外關于投入產出,有人認為中國的投資效率過去幾年急劇下降,過去幾年我們本身就是處于調整中,類似一個人處于一個生病的狀態,產出本來就不正常,算出來的產出數本身就不是常態,低估可能很大,同時投入的貨幣因為脫實向虛也是不正常的大,一來一去就得出了很悲觀的看法,直接得出宏觀杠桿率會自我生長的結論就會有問題。

同時中國高儲蓄是有較強持續性的,中國的高儲蓄是幾個因素疊加的結果,第一是人口紅利,第二是城市化,中國是城市化和人口紅利比較罕見地一起出現,像日本和美國是城市化70%以后人口紅利才開始出來,我們是城市化30%多(現在57%左右),就開始有人口紅利,所以儲蓄率就很高。還有一個是人為的計劃生育,一個家庭如果生兩個孩子,儲蓄會少很多,一個孩子儲蓄肯定高一些。

科技方面,大家常說中國原創力不夠,這并不準確。在我讀大學的時候,有人在《自然》、《細胞》等雜志發篇文章,恨不得舉國歡慶,現在簡直就跟有外掛一樣,頂級雜志的論文量是批量的;日本有研究表明,中國現在每年的科研投入是38萬億日元,美國是46萬億日元,日本18-19萬億日元,10多年前我們只有5萬億日元。宏觀上一定要相信,有投入就一定會有產出,現在大家仰慕的華為就是長期高投入以后高產出的例子。另外如果市場每年IPO600家成為常態,就會激勵各類風投去投資無數各個階段的創業公司,也會對創新帶來非常大的推動。過去一段時間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變化,對中國是非常有利的,信息傳播的速度變快了。如果把科技對社會的推動分成兩個階段,從01、1N的話,1N階段中國做得非常好,有非常大的規模優勢,以前說中國01做得不好,但現在信息傳播速度非???,上個月硅谷的研究,這個月可能中關村就在琢磨了,過去說不定要隔兩三年才能傳過來。

有人、有錢、有技術并且有巨大的基地市場,巨大的基地市場對于企業和國家都很重要,歷史上西班牙、葡萄牙還有英國等都曾經是世界的主角,但都是階段性的,中國高效的高鐵網絡和互聯網絡進一步擴大了我們統一市場的優勢。同時我們還有強大的實施主體,17年上市公司剔除20多家金融企業和三桶油,盈利前50的公司都在50億以上,還不算海外上市的中國公司和非上市公司,50多億的盈利意味著巨大的資源配置能力,考慮人民幣實際購買力,實際投資能力可能更大,比如外資藥企開發一個新藥可能需要10多億美元,中國開發一個類似的藥,投入可能就在10億人民幣左右,中國公司相應的投資能力是很驚人的,相對比而言日本即便考慮金融企業,盈利在20億美元以上的公司也就在20家左右;全世界沒有幾個這樣的地方,未來作為投資人在中國是幸運的。

從長期來看,有一些力量是會自我生長的,會自我正循環,為什么以前我們走得這么辛苦,現在忽然開掛了?過去近40年,農村改革開始,效率提高就會有剩余,接下去就會出現鄉鎮企業,就會產生對交易、市場的需求,就會影響原先的國有體系,不斷改革進一步提升體系的效率,同時全球化接納了我們迸發出來的能量,并進一步提升了我們,同時我們的社會性質決定了我們對一起富裕的命題始終關注。除了以上一些顯性的因素共振以外,可能也和我們的一些傳統相關,比如我們對于教育近乎偏執的投入,以及一直以來我們傳統中崇尚通過自己努力追求幸福和相關的路徑安排等等。

那么類似貨幣政策之類的重要么,長期來看可能是沒那么重要的,但是短期很重要(尤其是金融機構本身的行為會放大經濟波動),起的作用就是類似畫一個餅,在困難的時候重新喚起人們對未來的希望,喚起動物精神,但是中國還有另外一套中央分配資源的行政體系,部分替代了這些政策的作用,使得純粹的出清變得不再是必須的。比如08年金融危機,我們的4萬億以及配套的金融機構的放貸,直接越過了其他國家先出清,再在寬松政策刺激下復蘇的路子,我們在托底成功以后通過市場的優勝劣汰以及后面的供給側改革來實現實業界的出清。因此,過去大家按照一般的節奏來評估我們,總是踩不準。在一個強有力的家長存在的情況下,兄弟之間的債務過去都不是事,從來沒有出現過非要某一個成員破產,經濟才能重生的情況,至今為止家長仍保持了強大的資源調度能力,比如最近讓“居民部門”這個兒子上去幫助“企業”和“地方政府”這兩個兒子分擔了一部分負擔。不過就跟像我們公司宏觀分析師李中海提醒的那樣,以前我們是一個小伙子,過去三十年是一路奇跡過來,是在非常好的一路向上的大環境下做到這些的,未來是不是依然如此確實不確定。即便如此,我依然認為在過去中等收入陷阱、黑天鵝、出清等概念在中國只停留在字面上,沒有現實的基礎?,F在流行灰犀牛,如果說中國真有灰犀牛,只有一個——不太可逆的人口結構,如果技術進步沒有那么快,不能彌補未來老年化的人力資本缺口,會是一個看得見而又無能為力的問題。

投資是一門科學,因為有套利機制,同時也是一門社會學??茖W的認知相對是絕對性的,對錯比較分明,雖然科學認知也在不斷發展,但是某一階段大家還是容易達成共識的。但是社會學他就更是一個不斷修正的過程,因為社會本身就是不斷演變的。

一種學說假設的約束條件會變,比如企業和市場的邊界,交易費用會隨著信息成本變,企業組織的管理邊界會移動,企業就可能從小而美變成大而美,從大而不能倒也可能會變成大而不會倒或者很難倒,人類即將見到萬億美元市值的公司,這些公司都是在市場競爭中出現的,大有大的罪惡,但是他們也確實在代表人類在發現未來,有使命感地代表人類去探索,這些大公司和世界的關系是另外一個需要溝通的事情,(比如蘋果現在還自認為從來沒有采取任何縮短任何蘋果產品壽命的行為,全世界可能就他自己這么認為,他估計甚至還想說我都是為你好,如果他們可以公然侮辱全人類的智商,還沒有辦法約束,那就是一個極其恐怖的事情)。人類組織生產的方式也會變,從開始的狩獵、工商業小作坊,到家族式企業,社會化企業,都和當時的市場條件有關系,香港在糾結幾年以后終于推出不同投票權的架構(我們剛剛才歷史性地實現了IPO的正?;?。

一種政策或者制度的適應能力也會變,趙匡胤看到藩鎮割據的壞處而杯酒釋兵權,開啟文人治國,沒想到埋下打不過北方少數民族的根子;明朝朱元璋給親朋好友的免稅政策,幾朝以后加上土地兼并,普通老百姓的實際稅負遠超承受能力,只能到處造反;清朝政府看到人頭稅的壞處,攤丁入戶,促進了發展,但是沒想到人口迅速從1億增長到4億,在當時生產力水平下又成為一個新的人地制約。很難看出有啥什么制度是一勞永逸的,也幾乎沒有什么具體是永遠對的,通常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解決問題的過程就是產生問題的過程,孕育發展衰弱的不斷嵌套;如果有的話就是人類至今一直在發展中,順應發展就是永遠的。

福山說歷史的終結,現在四分之一世紀過去了歷史遠未終結,他們自己的內部也遠未終結,外面還在探索其他可能,現在看似乎走的也不錯。世界仍在快速變化,世界也不是單線程的,更可能是你從南坡可以登上頂峰,我從北邊也有機會。社會學多是基于當時的沖擊來解釋現實,但是現實是演變的,簡單歸約是不可能的。雖然我們可能都來自非洲,但是長期的演化,區別已經很大,目標都是那個山峰,但是道路或不同。

就股票市場而言,現在是這么多年以來最正常的時候。以前在A股市場掙錢有兩類人,一是找一家大股東和管理層確實兢兢業業做事的公司,他們把公司做大做強,中小股東跟著賺錢;二是大股東把中小股東當成博弈對象,當韭菜割,14-16年全市場市值后1000名公司,通過定增等方式,從市場融資近6000億(部分是大股東認購),分紅僅500億,大股東減持將近1000億,這顯然存在過度激勵了。從去年到今年一系列監管政策出臺后,比如規范融資、退市制度、減持制度、IPO正?;?,把第二條路基本堵死了?,F在的資本市場鼓勵大家一起把上市公司做大做強,這是真正的脫虛向實,長期來看所有的參與者都會大獲其利。時代變了,不要再在沒有價值的公司和事情上浪費時間了。

從產業結構的角度,由于技術的發展,通路的暢通,越來越規范的經營環境等,原先就規范運作的優秀公司的競爭力不可逆的提升,自由競爭已經過渡到寡頭壟斷競爭(相對于無序的競爭,大家都沒有利潤投資未來,這并不一定是一種不好的安排),結合新增資金的偏好,整體上加快了原先不太合理的股價結構調整,優質優價,在去杠桿、脫虛向實的大背景下這也是不可逆的,流動性溢價和折價隨后可能見到。

剩者為王,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市場在變得更加規范、市場化:

 

去年的這個時候,市場對經濟的看法并沒有形成共識,在對經濟謹慎的看法下股價有所打折,同時剩者為王也未成為共識,良幣驅逐劣幣尚未大規模展開,優秀公司也有所打折,這些折扣現在基本沒有了,所以未來還是要靠企業創造的未來掙錢,同時全球金融環境在收縮,股債的相對吸引力在發生變化,收益預期應該下降,短期有些狀況需要應對,但是拉長時間看我們可能處于一個宏大敘事的開端。中國經濟已經完成從以投資驅動為主的高速增長階段切換到更加有韌性的消費驅動的中高速增長階段,并伴隨著工業升級、城市化深化(大城市圈)和科技上在某些領域的逐步引領。

中海說認為2018年是一個試金石,測試全球經濟撤掉刺激的拐杖,尤其是中國的擴張政策以后,是否有能力繼續保持良好勢頭,不論中國還是世界經濟,都將見分曉,對于投資人來說這是對未來預期的關鍵點。我們傾向于認為有機會見到偏樂觀的結果。

長期來看,時運變遷,我們處于一個有利因素共振的年代,短期對于過去幾年的金融脫實向虛的撥亂反正會對市場有所影響,有時候階段性影響可能還不小,但是防風險是三年的工作的基調下,沒有大拐彎的風險,在眾多優秀企業噴薄而出的大背景下,投資中國的投資者會有一種生逢其時的幸運感,趕上了從追趕到逐步開始在部分領域開始超越的美好時光。

今年看了《戰狼2》、《岡仁波齊》、《敦刻爾克》,還有今天的《芳華》,去了大美南疆、歷史的耶路撒冷,還有年輕的越南;其實只有一種樂觀主義:面對生活的真實,依然對生活充滿希望。

 

胡建平

20171224日

重要聲明

請您細閱此重要提示,并完整閱讀后,根據您的具體情況進行選擇。

請您確認您或您所代表的機構是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投資基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托法》、《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證券公司客戶資產管理業務管理辦法》、《證券公司集合資產管理業務實施細則》、《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戶資產管理業務試點辦法》及其他相關法律法規所認定的合格投資者。

一、根據我國《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的規定,私募基金合格投資者的標準如下:
1、具備相應風險識別能力和風險承擔能力,投資于單只私募基金的金額不低于100萬元且符合下列相關標準的單位和個人:
(1)凈資產不低于1000萬元的單位;
(2)個人金融資產不低于300萬元或者最近三年個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萬元。(前款所稱金融資產包括銀行存款、股票、債券、基金份額、資產管理計劃、銀行理財產品、信托計劃、保險產品、期貨權益等。)
2、下列投資者視為合格投資者:
(1)社會保障基金、企業年金、慈善基金;
(2)依法設立并受國務院金融監督管理機構監管的投資計劃;
(3)投資于所管理私募基金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及其從業人員;
(4)中國證監會規定的其他投資者。

二、根據我國《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的規定,信托計劃合格投資者的標準如下:
1、投資一個信托計劃的最低金額不少于100萬元人民幣的自然人、法人或者依法成立的其他組織;
2、個人或家庭金融資產總計在其認購時超過100萬元人民幣,且能提供相關財產證明的自然人;
3、個人收入在最近三年內每年收入超過20萬元人民幣或者夫妻雙方合計收入在最近三年內每年收入超過30萬元人民幣,且能提供相關收入證明的自然人。

三、根據我國《證券公司客戶資產管理業務管理辦法》的規定,集合資產管理計劃合格投資者的標準如下:
1、個人或者家庭金融資產合計不低于100萬元人民幣;
2、公司、企業等機構凈資產不低于1000萬元人民幣。

依法設立并受監管的各類集合投資產品視為單一合格投資者。

如果確認您或您所代表的機構是一名“合格投資者”,并將遵守適用的有關法規請點擊“接受”鍵以繼續瀏覽本網站。如您不同意任何有關條款,請直接關閉本網站。

“本網站”指由拾貝投資所有以及網站內包含的所有信息及材料。本網站所發布的信息、觀點和數據有可能因所基于的信息發布日之后的情勢或其他因素的變更而不再準確或失效,拾貝投資不承諾及時更新不準確或過時的信息、觀點以及數據。本網站所載資料有關的所有版權、專利權、知識產權及其他產權均為歸拾貝投資所有,未經授權抄襲或傳播,拾貝投資有權追求法律責任。

本網站介紹的信息、觀點和數據僅供一般性參考,不應被視為購買或銷售任何金融產品的某種要約,亦不應被視為對任何交易的任何確認、承諾或任何具有法律效力的意思表示。本網站介紹的信息、工具和資料并非旨在提供任何形式的建議,包括但不限于投資、稅收、會計或法律上的建議。拾貝投資提醒投資者,投資有風險,投資產品的過往業績并不預示其未來表現,拾貝投資及其關聯企業不對產品財產的收益狀況做出任何承諾或擔保,投資者不應依賴本網站所提供的數據及文章做出投資決策,在做出投資決策前應認真閱讀相關產品合同及風險揭示等宣傳推介文件,并自行承擔投資風險。

拾貝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海寧拾貝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
寧波拾貝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


我已閱讀并接受 不接受

客戶服務

聯系我們

010-66290780

[email protected]

010-66290805

内蒙古时时彩开彩结果